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孤烟

人生如画全在体会

 
 
 

日志

 
 
关于我

行武出身,毕业武警最高学府,空有一腔热血,十九年军旅生涯,造就本人不卑不亢,傲气不盛,骨气不少.现转业政府供职,亦心态平和,将军不上,领导不成,四十而惑,终有凌云之志,但伯乐不常有.故人生:叹!休!也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回忆中的那片片滩头  

2013-12-09 15:0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靠近湘北澧水边,在我们小的时候,由于澧水冲积作用,经常能见到许多澧水中的滩头。我的家村子边上就有这样一片片。那滩头不算大,但也不小,看起来有上百亩地,几亩不等。由于每年都涨水,上面也没长什么高大的树木,有的只是连片的铁滂根草和稀疏的芦苇,间或还有成片的野生枸杞。就是这几近简简单单的地方,不仅养育了我们一代人还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美好的童年记忆,带给了我们日后无尽的思念。

那时的农村真的非常的穷,穷得村里的每家每户没有饭吃。我们家也是如此。不过那时每户人家里的小孩子却不算少,多的有七到八个,少的也有两到三个,所以孩子们的世界里却很少有寂寞。由于资源的贫乏,所以孩子们的世界就紧紧的与这一片片滩头草地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了。每到春天,我们小朋友们一放学到家,就放下自己的书包提着自己的猪篓,兔子似的奔向河边去打猪菜,或者去掐野枸杞巅子或者是刚长出来的嫩芽。说起这枸杞子巅子或者嫩芽还真的一门好菜。回家后用清水一洗,然后下火锅或小炒,吃起来那甜中带苦的味儿让人回味无穷,以至于几十年后带着妻儿再回家乡,想吃的还是这道美味。夏天一到,我们经常去这片片滩头去嘻戏打仗,捉迷藏。或者是放牛,光着皮股搂水草。每到秋天,我们一个生产队的小伙伴们就纠集在一起,白天去滩头刮草皮(用于当柴烧),那时的空气质量比现在好得多,每到黄昏,长河落日,远去雁阵,白帆点点,纤声不停。草地上空云雀啾啾叫个不停,孩子们的欢笑打闹,牛羊还归吆喝声和相伴牛铃声此起彼伏。如果遇到孩子们的心情好的话,或者相邀晚上一起出去去偷萝卜用于补充家里食物的不足,那时我们真的不知道饿了多少肚皮,说起萝卜现在人可以说是一道好菜,但那时由于没有饭吃,家里的大人就把萝卜剁碎剁碎,然后与米一起煮,那种馊水味,真的难闻,更别说吃了,当然那时生活的艰苦已让我们麻木并快乐着。有时闲假之余,夜晚小伙伴们也会聚集在一起,淘气的把路边的草堆拖进河水点燃。此时,天上耀眼的星星与随水而下那江村渔火相映成趣,孩子们阵阵欢笑与寒虫的低鸣让寂静的夜晚变得更加悠远而静谧。秋去冬来,滩头上孩子们的笑声渐渐的远去。间或只剩下寂寞衰落的滩头,人在上面走过,仿佛进入了漠北之地,内心的凄凉由然而生。虽然偶尔还能见到秋后残存枝头晶莹剔透遍体通红野枸杞子,给人以无尽的希望,但逐渐萧条的滩头却再也无法掩饰那儿见日见贫脊的苍白。大雪过后,整个滩头被厚厚的一层积雪所覆盖,如半浸流水中的一床床雪白的锦被,让人在肆虐的寒风中陡生丝丝暖意。冬云春来,万物复苏,山青了,水绿了,澧水又哗哗的开始流动了,远去的大雁又回来了,孩子们的远去笑声也渐渐的近了

人到中年万事休,也许是对城市生活的厌倦,也许是对生活追求的失落,随着自己年纪越来越大,对家乡的思念之情渐渐的也越来越浓,正所谓“十年潭变滩,十年滩变潭”, 那片片在儿时记忆中的滩头随着时间推移渐行渐远,逐步消失的滩头以及那滩头中欢笑却永远只能在无尽的思念中回忆了!回忆中的那片片滩头 - 胡萝卜 - 大漠孤烟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